海印大桥广州大桥收费站闲置已成交通隐患(图)

页面功能【我来说两句】【我要“揪”错】【推荐】【字体:】【打印】【关闭】

新快报讯(记者赵峻实习生姚建国甘建兰)8月22日,海印大桥收费站前发生三车相撞事件,造成47人受伤。连日来,本报接到许多市民反映,过桥费实行年票制后,空置的收费站反倒给快速行驶的车辆造成视线障碍,在混道行驶中容易因此发生交通事故。昨日,记者蹲点海印大桥、广州大桥,现场观察了交通状况并采访了车主、行人等各方面的看法。

市民刘先生向本报投诉称,他每天上下班都要骑摩托车经过海印桥,有一次他由北往南穿过海印桥收费站时,由于收费站阻挡了视线,他未能看到刚过收费站的一辆货车正在变线,结果未减速就径直穿过收费通道。等他发现前面有车时,急刹车都来不及了,摩托车直接就撞上了货车。幸亏他及时跳车,才逃过一劫,但从此他每次经过海印桥都格外小心。“那一次,我可是差点就死在那儿啊!”刘先生对记者说。

甄先生和刘先生一样,每天骑摩托车经海印桥上下班。他告诉记者,在海印桥收费站附近路段,车辆之间抢逼车道、快速行驶等问题时有发生,有些公交车也开得很霸道,收费站附近路段经常险象环生。他说,自己不能理解的是,既然收费站已经全面实行年票制,为什么不拆除以减少交通隐患。目击:车辆高速行驶险象环生

昨日上午8时30分至10时30分,海印大桥南端收费站旁,各种车辆高速穿行各条狭窄的收费通道。记者发现,2号、3号通道已被封锁,其中2号通道停放着十几辆摩托车,不时有小轿车亮着灯停在被封锁隧道的栏杆前。收费亭内有一名交警在值班。

其后,记者来到广州大桥,看到大量车辆在收费通道快速通行,很多车辆都混道行驶,且速度非常快。有的摩托车几乎是挨着的士、公交车从同一狭窄的收费通道穿行而过,摩托车的超车现象也时有出现。在桥上,一位正在拍摄交通违章的男子告诉记者,以前这里经常发生车辆失控撞到防撞钢筋的事故。虽然也有不少市民和媒体曾关注此事,但收费站拆与不拆还要等政府作决定。

车主陈先生认为,缴费亭取消后,各种车辆高速穿过隧道,容易造成交通事故。对于收费亭的拆除,陈先生持无所谓的态度,他认为车辆是直线行驶,收费亭的存在不会防碍视线,拆与不拆对他而言不会受影响。记者随机采访了广州大桥附近的几位摩托车主,他们普遍认为,岗亭既然不用来收费就应该拆除,否则也有碍观瞻。由于收费站同时也是人行天桥,所以有路人认为,收费站拆不拆无所谓,但是人行天桥一定要保留或选址重建。

新快报讯(记者张琳)关于海印大桥和广州大桥收费站是否拆除一事,有关部门昨日回应:因种种原因,这两个收费站目前还不能强行拆除。

据了解,在实行年票制的“七桥一隧”中,海珠、人民两座桥龄较老的桥梁一直以来都没有设收费站,江湾、解放大桥的收费站也于年票制实行初期就已拆除,而鹤洞大桥和珠江隧道由于还要征收年票次票,所以还有保留的意义。目前,只有广州大桥和海印大桥两个收费站仍在空置中,不拆的原因主要与这两桥的产权有关。

据了解,1996年,广州市政园林局属下的广州市隧道开发公司(中方)与香港国泰国际集团属下的国富发展有限公司(外方)联合成立了广州珠江路桥及隧道开发有限公司,海印大桥和广州大桥均由该合资公司经营,经营期为20年。但是,从1998年开始,由于中方将这两座桥梁纳入年票制范围,而合同外方拒绝接受年票制分配原则,双方合作已丧失基础。

目前,在中方的要求下,该项目已正式启动法律程序,待香港国际仲裁作出裁决后,再行决定合作公司的保留与否。因此,对仍属于合作公司物业的收费站,裁决结果未定之前是不能强行拆除的。

更多精彩尽在这里,详情点击:http://cqkzx.com/,广州回应虎门大桥晃动原因